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华锦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望碑问帖妙成书境

——观华锦屏先生的书法艺术

2015-08-13 16:52:5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吴永强
A-A+

  古谚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结识华锦屏先生愈久,我愈觉古人所言不虚。与华老相处,无论何时何地,人们总是能够从他那里沐浴到慈祥,体察到仁厚,承恩于他的严于责己和宽于待人。这些品质,在华老与同侪、晚生的过往中,流露于其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之间,如春风化雨,使人倍感亲切。而他的虚怀若谷,更令人嘘唏。华老是书画鉴定的行家,又是一位功力深厚的书法家,但我们在他嘴里从来听不到半句自矜之语。他默默地操劳着,播种、耕耘……即便到了有收获的时候,他留给人们的,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谦逊与和平。

  中国艺术传统的价值典范,在于人品与艺品的高度统一。华老首先以其蔼然仁者之风,昭告了他的人品,同时,也泄露了藏在其艺品中的秘密。今天出版的这本集子,是华老集数十年之功,为我们备下的一桌书法盛宴,将使我们再次分享到艺品与人品凝成的和谐。

  书法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无继承,便休言创造。华老深谙此理,长达半个世纪以来,他畅游书海,研习名迹,乐以忘忧,曾不知老之将至。究其书学源流,考诸文脉,可知其以帖学为经,碑学为纬。上探汉魏晋唐,下逮明清及近世诸家,孜孜矻矻,转益多师。其临古甚力,一部《兰亭序》,临习逾百遍;一个王铎,也研习数年之久。至于秦牍汉简、墓志碑铭,身兼鉴古家的华老更是心摹手追,昼夜难离。就像在生活中对朋友虚己以待,对前人留下的法书范本,他也常怀虔敬之心。在浩瀚的书学遗产中,他披沙拣金,遍寻知音。他既临古人之迹,又师古人之法,最后独得古人之心。由此,他参悟到书学的奥秘,也同时发现了自己的创作个性。

  打开这本集子,我们纵而能读史,横而能察今。我们在此可回望华老在书法园地里半生的耕种,又能见识其今天的收获。这本集子展现出,华老的书法作品兼擅诸体,融通众法,楷、隶、篆、行、草,此起彼应;碑学、帖学,路路通达。其隶书朴茂健峭,其篆书古意盎然,其行书沉雄俊爽,其草书离合顾盼,其楷书端庄雅逸。然而,在华老涉笔的种种书体中,给我印象最深的,非隶书莫属。观其隶书,既非秦牍,亦非汉简,当然更非魏碑可以比附,可是它们的确同时兼有秦牍的稚气、汉简的古拙和魏碑的刚健。所有这些品质存乎其间,但又无迹可求,让人只觉五味混成,天机一片。要是我们能捕捉到其中的神韵,就可找到一把妙解华老其他书体作品的钥匙,领悟其意态由来。观华老的楷、篆、行、草,我感到有一种气场,贯彻中边,往复内外,足以令各种书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这正是出自于对华老隶书之神韵的分享。它有如盘古开天辟地时放出的那一道光,照亮了华老的书法世界,足以使人将其从他人的书法作品中区别出来。

  如果说华老的隶书提供了一种整合力的象征,可以使我们辨认出其书法艺术的整体风貌。然而,这风貌之形成,却并不能仅仅归功于隶书。在象征的意义上,华老的隶书与其说是一种书体,不如说是一种韵度,一个素质。这种素质也并非某个单一因素造成的。考诸其实,有汉隶,有秦篆,有北碑,有颜筋柳骨,有二王的韵度、王铎的取势,有墓志铭的苍凉,有谢无量的童趣……如同踏遍崎岖,方能见山是山。华老的书风是和蔼的,从中见不到明晃晃的刀锋,然而,刀的光、剑的影、却在纸墨相发之际,倏忽隐现,以至于我们在将去暂留之时,耳畔还留着叩击金石的回音;华老的书风是沉着的,从中望不到眉飞色舞,可是,海上的波澜、天边的惊鸿,却在走笔与布白之间,投下一瞥,即便是我们去到远方,还能嗅到风动的气息。也许只有“平淡”二字,方能形容华老书法的境界!苏轼说:“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文如此,书亦然,存在于艺品和人品之间。那是在渡尽劫波、看遍潮起潮落后的安详;是历尽沧桑、再赴前路时的从容;是绚烂之极生成的平淡;是洗尽沉滓后独存的孤迥。苏轼评永禅法师的书作时,言其“骨气深稳,体兼众妙,精能之至,反造疏淡”,照我看来,用这话来形容华老的书学境界,也当毫不过分。

  华老的书法艺术与其全部人生是一个有机整体。包括其道德情操、鉴藏功底和国学修养,皆与其书法创作发生着深刻的联系。在其书法作品中,如果我们能够穿越岁月,望见过去,那是因为墨痕中本身镌刻了历史;如果我们看到了变化,想起了逝者如斯,那是由于笔势中流淌着对生命的沉思;要是我们感到了宁静,获得了超然,那是由于在纸与墨的背后,有一颗心灵拒绝了喧嚣,洗涤了浮躁……这样,我们在华老的书法作品中,就不仅看到了艺术,还窥见了人生。

吴永强:艺术批评家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4年3月12日于望江河畔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华锦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